仁东控股易主谜局:控股权转让一年倒贴2000万

?

sz002647.gif

热点

自选股票

数据中心

市场中心

资金流动

模拟交易

客户端

长江商报新闻Weidu

这是资本的欢乐之地。

仁东控股两次更名,并在三年内更名三次。资本参与者轮流出现。最近,海科金集团以国有资产为背景。

这是一种令人尴尬的所有权变更。海科金集团通过股权投票权转让了仁东控股。获得上市公司的控股权不仅没有支付文本费用,而且每年将收取2000万元的管理费。

仁东控股的前身红雷,专门从事铜加工业务,并于2011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登陆。2016年初,鸿雷股份首次易手。原控股股东俞氏将股权转让给葡萄柚资产,建辉投资和自然人京华,葡萄柚资产成为控股股东。

去年2月,中小股东联手,真正的控制人郝江波被解雇。他得到了投票权的帮助,并帮助该公司改名。仁东控股更名为仁东控股。然而,仁东信息传输的股权已于今年4月完成。令人费解的是,控股股东的实际情况只有4个月。为什么仁东信息突然停止这样做,控股权将通过委托投票权的情况交给人民。

2016年,在第一次变更所有权时,仁东控股以15.52亿元的高额收购广东合力金融科技服务有限公司(简称广东合力),形成了11.94亿元的商誉。在过去两年中,目标两年的绩效完成率不到60%。 2017年商誉减值近2亿元后,去年没有商誉减值,去年亏损转为盈利。

截至目前,仁东控股的多股东权益质押率已达到100%。在二级市场,母公司的股价自2016年以来一直走强,与经营业绩不符。

自由控制每年可获得2000万

仁东控股的所有者仍有许多谜团需要解决。

于7月30日晚,仁东控股发布的股权变动报告显示,公司的控股股东仁东信息将权益控股公司1.19亿股的投票权等股东权利委托给海科金集团。该笔持股占该上市公司总股本约21.27%。

同时,仁东信息,天津仁东和海科金集团签署了协议行动协议。如果无法达成共识,海科金集团的意见将获得一致通过。因此,海科金集团及其一致行动将共同控制仁东控股28.94%的投票权。海科金集团,北京海淀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实际控制人将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公告显示,股权委托期限为一年。到期后,受托人海科金集团可以单方面决定延长保管期限,延长期限不得超过一年。

笔很容易轻易获得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件的,即金义文化的巨大损失和转让主体的承诺率(金义文化的持有者),海科金集团仍然需要拿出真钱和白银进行债务重组,如提供不到30亿元的流动性支持相当于以债务为基础的转移。

与镀金文化相比,这次,仁东控股,海科金集团享有很多优惠。除了获得控股权0元外,股权委托方仁东信息还需要向海科金集团支付2000万托管费。这意味着海科金集团不仅免费获得了仁东控股的控股权,而且年收入也达到2000万元,这真是一笔不小的交易。

当然,海科金集团也需要支付,即在托管期间,海科金集团承诺与上市公司建立正式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并提供融资和信用增级,以支持上市公司的业务运营,兼并和收购。托管期间,上市公司将获得不超过人民币50亿元的直接和间接资金。此外,海科金集团优先购买委托方持有的所有上市公司的股份。此外,上海科金集团表示,不排除与上述投票权相对应的股份将在明年继续转让,使得海科金集团的想象力完全由伦东控股推动。

但是,上述直接或间接的财政支持不超过50亿元,只设定了上限,没有下限。

根据数据,海科金集团成立于2010年,是一家在北京海淀区具有一定品牌影响力的国有技术,集债务,股权,资产管理和辅助金融服务平台于一体。金融服务集团。

怀疑使用商誉调整利润

伦东控股长期以来一直是资本盈利工具,而海科金集团只是资本打击的中转点。

仁东控股的前身为红磊,于2011年底在中小板上市。公司上市后,公司经营业绩未见改善,实际控制人员违规。 2014年7月,由于缺乏内部控制和资金占用,公司收到了浙江证监局的处罚决定,发现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简建平也是该公司的主要决策者和控制人。非法占用的资金。公司高管。

2016年初,公司负责人Jianping Jian退出管理层,公司首次受到欢迎。禹家以27元/股的价格向柚子资产,建辉投资和京华自然人转让了1.088亿股。葡萄柚资产成为控股股东,郝江波是真正的控制人,公司更名为民生金科。今年,在与郝江波和张永东(建辉投资控制方)进入后,牛迪景华通过其两个产品增加了持股比例。 2017年6月,京华通过签署协同行动协议和几位小股东,将持股比例提高至13.82%。

去年二月。第二次股东公开创新将其10.77%的股权转让给云盾科技(后更名为仁东信息),四大股东京华及其协同行动者将3.82%的股份委托给了洛托信息,中小股东携手共进。仁东信息成为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29.9%,华东成为实际控制人。所有权变更后,公司更名为Rendong Holdings。

在上个月底,公司再次易手。在短短3年内,3次易手。

令人担忧的是仁东控股的重大资产重组。 2016年9月14日,仁东控股宣布将以现金代价14亿元收购广东合力90%股权,从而将其主营业务从传统的漆包线生产转变为第三方支付。后来,该公司再投资1.55亿元收购其剩余的10%股权。

此次收购,交易价格比广东合力的净利润高出6倍以上,形成了11.94亿元的商誉。由于现金收购,监管部门的批准被规避。到目前为止,已经差不多三年了,还有1.56亿元未付。奇怪的是,如此高的溢价收购没有履约承诺,而且毫无疑问,它已经增加了过去两年的履约承诺。

总计15.52亿元的现金收购并没有为仁东控股的经营业绩带来好运。 2017年和2018年,广东合力从非常损益中扣除的利润分别为6280.2万元和1.3亿元。业绩承诺分别为1.14亿元和2.18亿元,业绩完成率分别为55.09%和59.66%。不到60%。

关于目标表现不佳,仁东控股解释说监管政策和经营环境已发生变化,部分协调企业已重新调整布局,导致业绩低于预期。

奇怪的是,2017年目标业绩未达标,仁东控股累计亏损1.4亿元,今年公司亏损2.16亿元。去年,目标仍未达到标准,公司没有产生商誉减值。正因为如此,去年,公司实现净利润5500万元,并将亏损转化为利润。

因此,市场质疑仁东控股涉嫌利用商誉来规范利润。

截至第一季度末,仁东控股的商誉为人民币98.9亿元,占其母公司当期净资产的约102.25%。可以看出,如果商誉完全贬值,公司的净资产将面临负数,并且存在被退市风险警告的风险。

主编:马秋菊SF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