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肥捐骨髓救父 10岁男孩已出院:要开始减肥了

原标题:清听党,增加脂肪,捐骨髓,救父亲,10岁男孩已经出院:开始减肥

来自河南省辉县的10岁男孩陆子宽向父亲捐献了白血病骨髓,并在三个月内获得了超过30公斤,令人担忧。 9月9日,这名年轻人在北京清河医院完成了为期三天的骨髓移植手术。

就在这个代表团过去的中秋节,北京青年报记者看到了已经出院的道路宽度。这个10岁男孩幸福的笑容和幸福的笑容给记者带来了乐观和温暖的第一印象,他总是愿意让周围的人快乐。他终于完成了艰巨的“使命”并说:下一个更艰巨的任务是开始减肥。

为了一个目的,三个月飙升超过30公斤:拯救父亲

2011年底,卢子宽的父亲卢延衡开始遭受身体问题的困扰,例如蜡状黄脸,疲倦和流鼻血。当她去身体检查并抽血时,护士发现卢延亨的血液稀少。经过全面的医院检查,卢延恒最终被诊断为“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那时,这条路只有三年的时间。

从那时起,卢延亨整天都在服药以保持健康。直到2018年底,这种药物不再有效,所以卢延亨的全血细胞急剧下降。医生建议应尽快进行骨髓移植。经过医院和家庭的多方考虑,儿子卢子宽是捐献骨髓的最佳人选。

但起初,卢延衡反对这一决定,担心手术会影响他的10岁儿子。医生反复建议,捐献骨髓不会对孩子的身体产生重大影响。直到那时,卢延亨才放弃了放弃治疗并同意儿子捐献骨髓的想法。

道路宽度测试才刚刚开始。

2019年2月,父亲和儿子成功配对。但问题是这条10年历史的道路只有60公斤宽,而造血干细胞移植的捐赠者必须最小重量为90到100磅。卢子宽必须在短期内增收30磅才能有资格营救他的父亲。

因此,不常吃肉的家庭开始每天购买红烧猪肉来吃饭,每天三餐变成了五餐。肉,蛋和牛奶可以不间断地食用。早上吃3个鸡蛋,1杯牛奶,1个大bun头和1碗粥。晚餐标配一碗红烧猪肉和米饭,您需要睡前吃一碗方便面和喝牛奶。

那段时间,马路的宽度常常不舒服,但是他仍然强迫自己吃饭,把嘴塞在嘴里,并且总是把嘴塞满。妈妈说。“你不能不吃东西,不容易流汗,大腿的根部总是很累。 “吃完脂肪的路笑了起来。

96斤,这是路子宽三个月增肥的成果。从2019年3月到6月,路子宽用了三个月的时间,终于达到了骨髓移植手术的体重标准。

他们一家开始从河南辉县出发,来到北京清河医院。

来京|“我想去天安门广场”

2019年7月18日,他们来到了北京。在清河医院附近租了一间房住下,他们要在北京接受半年多的治疗。“看了十几间房子,最终才找到这间房,一个月7000块,太贵了,而且必须要签一年的合同,最后好说歹说才宽容我们可以只租7个月。”妈妈坐在出租房里说道。

整个暑假,路子宽一直陪伴着爸爸。在老家,他的生活就是从宾馆到辉县医院。来到北京,仍旧是出租房到医院来回奔波。即使他的父亲住进了无菌舱里隔离,他也只是在房间里呆着,哪里也不去。

“有一天下楼去玩,小区里的狗追着我,我差点被狗咬。”路子宽笑着讲道。如果真的被狗咬到,更大的麻烦就会来临,手术计划会被搁浅。于是,路子宽再也不乱跑了,他就在屋里,或者是医院,以及去医院的路上。

路子宽在北京的生活就是每天两点一线,从没有踏出过这个范围。但是,脸上总是挂满笑容的他,对北京其他地方仍旧有着向往。

“我想去天安门广场看看。”但是懂事的路子宽知道现在家里人完全没有心情,他也更关心爸爸的病情。妈妈在一旁说,如果真的有时间,就在他离开北京之前,带他去看看天安门广场吧。

懂事,一直都是路子宽被称赞的词语。“他从小去逛街买东西,首先看价格,即使想要,一看价格太贵,就催我们赶快走,不要买。过年给他买新衣服也是这样,看着衣服太贵就走开了。”路子宽妈妈说道。

妈妈买来的鸽子,放在了出租屋的客厅,路子宽跑去看了看被捆着的鸽子,妈妈在一旁告诉他这是买来给他补身子的,等会儿宰了炖汤喝。路子宽一听就觉得残忍,对他妈妈说道:“杀鸽子?我不喝了,鸽子好可怜。”路子宽蹲下来又仔细瞧了瞧鸽子。妈妈在一旁劝着,买这只鸽子花了55元,一定要给路子宽炖汤喝,不能浪费。路子宽听了后,不再反驳。

手术|连续三天的手术成为最勇敢的孩子

2019年9月9日上午,路子宽走进了手术室。

这一天,也是路炎衡的生日,他拍了视频告诉大家:“子宽没有哭,很勇敢。”

路子宽妈妈回忆,从11楼病房坐电梯到3楼,儿子是自己走进的手术室。采血时,连在场医生都说,路子宽是他们见过最勇敢的孩子,一些成年供者甚至没有小子宽这样的勇气。

而面对记者路子宽说:“不害怕,捐骨髓救俺爸,俺爸才能好。”

子宽妈妈说,原本以为只有一天的手术,因为采集量不够,又持续进行了两天,“9号手术是采骨髓,10号是五个小时的手术采外造干细胞,11号又继续采了四个小时。孩子刚做完手术脸色苍白,脸都肿着。”手术结束几天后,子宽妈妈想起儿子当时的模样仍不免红起眼圈。

她告诉北青报记者,医生曾在手术前表示,9号采完骨髓后,需要在大腿根插入针管采集外周血干细胞,而多个医生看了路子宽胳膊上的血管后,认为小孩子肉多,血管太深不好找到,反复扎针又消耗孩子的精力,需要直接在大腿上插管采集,而这个针管长达二十多厘米。针管扎进去,还要在腿上再缝上两针才行。这也就意味着,长达二十多厘米的针管在路子宽体内整整两天两夜,腿不能动,孩子就那么一直僵着。

“手术的时候没觉得特别疼,给我局部麻醉了,就是有点儿头晕发懵,而且不让睡觉,采细胞的时候一睡觉机器就会报警,因为睡觉的时候会有压力,对手术有影响。”小小的路子宽,给记者回忆起手术时的感受时,完全不像一个10岁的孩子,除了勇敢,还有不知哪里来的一份淡定。

9月12日,路子宽可以拔掉针管出院了。医生拔出针管后,压着伤口半小时还是不行,一松手,子宽的血就涌出来。妈妈又继续按压了近半小时,伤口才止血。

第一天采完骨髓,路子宽以为满心想着可以出院看爸爸了,结果医生表示没有采集够,需要继续采骨髓。“他当时就哭了。”子宽妈妈说,当时吓得她以为孩子有什么身体的不适,结果小子宽说是因为自己又不能出院!又不能去看爸爸了。

“爸,你别哭了,咱们再坚持坚持”

9月13日,中秋节。距离路子宽进入手术室已经5天了,这也是他没有见到爸爸的时间。

中秋节这天,他拿着一个蛋黄月饼,去看望爸爸,但也只能隔着病房的双层玻璃看到病房里躺着的爸爸,他用病房的对讲电话让爸爸看着他吃月饼。这是他们一家三口在北京的中秋节,他们隔着病房的双层玻璃一家终于团聚了。

“家属可以开始探视了。”中秋节的第二天下午5点,医生告诉等待的家属可以探视,坐在记者身边的路子宽听到这句话,立马从座椅上跳了起来,冲到最前面,如愿的第一个进入病房区探视爸爸。

满脸期待的跑到了爸爸所在的无菌舱前,看到爸爸在睡觉,小子宽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失望。这时由赶上护工进去给爸爸擦洗,玻璃上的帘子放了下来,妈妈陪着子宽在外面等待。

“隔着这个双层玻璃真的看不清,还没有在视频上看得清楚。”妈妈小声嘟囔着,帘子拉开后,子宽赶紧拨通了电话,他用手挡着玻璃上的反光,努力想把玻璃后面的爸爸看得清楚,再清楚些。

电话那头,相比于儿子的淡定,子宽爸爸一直在流泪,吃得饭不断吐出来。懂事的子宽见状便一再安慰着爸爸:“爸,你别哭了,再坚持坚持就好了。不要哭了,越哭越难受,过几天出来就好了。”子宽反复安慰着爸爸,妈妈则也在一旁鼓励子宽爸爸要像儿子一样坚强。

这时,子宽妈妈把做好的小米粥和土豆丝送到护士站,又拿出来了中午送进去的饭,一看剩下了不少的饭,子宽妈妈有点担心:“中午又没吃几口。”

还要再等待两周的时间,子宽爸爸就能从无菌舱出来,转到普通病房了,到时子宽就要离开北京,回家上学了,还要开始减肥计划。而在紧接着的两周里,他说自己还要每天来看望爸爸,陪着他,给他最暖的鼓励。